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胡怡建:相比起征点提高 个税“三位一体”改革更具历史性意义


    2018-08-29 14:26:00 | 来源:腾讯财经《灼见》 | 作者:

        8月27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二次审议。尽管截至7月28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对外公开征求意见满月共收到逾13万条意见,但与一审稿相比,二审方案只是作了微调,在专项扣除上增加了赡养老人专项附加扣除。社会最为关注的每月5000元、年6万元起征点维持不变。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预计二审通过已毫无悬念。新个税法通过二审后将分两步实施,起征点由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将于今年10月1日起执行,而综合征税将于2018年1月1日实施。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的第七次修订,也是修订幅度最大的一次,具有力度大、内容多、涉及面广特点,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此次个税法修订虽然起征点由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后是否还有提高空间依然是社会关注重点,但征收模式由分类征税向综合征税转变,费用扣除由基本扣除向专项扣除转变,计税方式由按月计算向按年计算转变三位一体改革,无疑是更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突破。
        一、征收模式:由分类征税向综合征税转变
        我国自1980年实施个人所得税以来,一直采用分类征税方式,将应税所得分为11类,对不同类型个人所得分别适用不同税率和计税办法计税纳税。分类征税虽有征收简单、管理方便、纳税成本较低等优点,但也存在具有单项所得和多项所得纳税人同样所得由于适用不同税率和费用扣除而纳税不同,既不同公平,也不合理的制度性缺陷。为此,早在1986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收入调节税暂行条例》时,就曾经提出要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承包、转包收入以及财产租赁收入合并为综合收入实行累进课税。但在随后的1994年颁布实施新个人所得税法,及以后多次个税改革,都未能将分类征税改为综合征税,主要障碍在于税收征收管理的可行性。但随着现代化征收管理制度建立,以及现代信息化技术在税收征管上的应用和普及,实行综合税制条件正趋于成熟。
        本次个税法修订依据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要求,结合当前征管能力和配套条件等实际情况,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对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以及其他所得,仍采用分类征税方式,按照规定分别计算个人所得税。这次由分类征税向综合征税模式转变,作为个税改革最为重要的制度性突破,在个税改革史上无疑具有历史性意义。
        二、费用扣除:由基本扣除向专项扣除转变
        与个税由分类征税向综合征税转变相配套的是费用扣除方式转变。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依据基本生活开支收入不征税原则,对个税实施基本费用扣除。基本费用扣除规定工资、薪金所得的为3500元/月,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每次收入不超过4000元的减除费用800元;4000元以上的减除20%的费用。由于这一标准是10年前的2008年个税改革时修订,考虑到个人收入水平提高,基本生活开支增加,以及通货膨胀因素,该起征点标准已无法适应基本生活开支收入不征税原则,此次个税修订将上述综合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5000元/月(6万元/年)。这一标准综合考虑了征收模式由分类向综合转变需要,居民消费支出水平增长,通货膨胀等各方面因素,使取得工资、薪金等综合所得中低收入群体税负有一定幅度下降。
        此次费用扣除改革除了提高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外,同时设立了专项费用扣除。修订方案明确现行个人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项目以及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项目继续执行的同时,增加规定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
        专项扣除考虑了个人负担的差异性,更符合个人所得税基本原理,有利于税制公平。应该说实施专项扣除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但由于专项扣除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作,在以个人而不是家庭为计税单位制度下,扣除概念、范围、标准很难理清,实施操作难度较大,在征收管理上容易引发诸多矛盾,要谨慎对待处理。通过建立标准化专项扣除,对扣除作出详尽规定,才能使制度合理、操作可行。
        三、计算方式:由按月计算向按年计算转变
        个税三位一体的配套改革,也涉及计算方式由按月按次向按年转变。在现行分类征税模式下,个税计算管理采用按月或按次计算。对于工资、薪金,按月扣除基本费用3500元,适用3%-45%七级超额累进税率;对于工薪以外所得按次计算,适用20%比例税率计算纳税。在费用扣除上劳务报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财产租赁所得,分别按每次所得4000元以内扣除800元,4000元以上扣除20%作费用扣除,稿酬所得可加计扣除30%,偶然所得没有费用扣除,财产转让所得扣除购入财产成本、费用。
        此次个税修订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同时将工薪所得按月计算征税,其他所得税按次计算征税,统一改为按年计算征税。考虑到个人所得月度之间的不平衡性,实行按年计算征税有利于合理个税计征和管理,适应了个税由分类向综合转变在计征管理上的内在要求。
        在个税修订改革中,除了上述三大改革外,税率结构调整也是重要改革内容。此次税改方案从减轻中低收入者税负考虑,降低了中低收入者适用边际税率。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3%至45%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扩大了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大幅扩大10%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20%;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
        此次个税法修改,综合所得最高税率仍沿用原来工资、薪金所得最高税率45%税负不变,对于高收入者,尤其是在工薪所得以外有劳务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租金所得等多项所得个人税负有可能不降反升。这也反映了个税改革在缩小收入差距的公平和劳动激励的效率之间存在两难选择。对高收入采用较高边际税率征税无疑有利于促进公平,但勤劳所得税负远高于经营所得和资本所得,对劳动激励和效率提升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

      (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