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沈建光:基建提振空间有限,关键仍在减税


    2019-01-09 13:19:00 | 来源:华夏时报 | 作者:

        2019年伊始,虽然来自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风险仍在,但主要的风险或许仍来自内部。
        最新经济数据显示,当前国内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12月全国制造业PMI降至荣枯线下的49.4%,创下2016年3月以来新低。主要分项指标中,需求、生产、价格、库存全线下滑。分规模看,大、中、小型企业PMI全线下滑。11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转负至-1.8%,创16年以来新低,主要缘于销售增速放缓、工业品出厂价格涨幅回落,以及成本费用上升。
        此外,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在降低,尽管央行采取多种政策工具进行逆周期调控,社融和信贷等金融数据显示资金依然难以有效进入实体经济。在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看来,当前中国“流动性陷阱”已初露端倪。
        那么如何应对“流动性陷阱”?沈建光在宏观经济专题研究报告“2019中国经济的转机与风险”发布会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其中,基建和减税仍是两个主要的发力方向。不过基建虽然可以托底经济,但提振空间有限,因此,重点仍在减税。
        “可以预见的是,在当前财政约束较强的背景下,在一步的财政政策不应是大水漫灌式的经济刺激,而是在有限的预算约束之下,沿着特定的实施路线精准发力。”沈建光说。
        基建提振空间有限
        2018年年初以来基建下滑严重,1—8月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最低滑落至4.2%,成为拖累投资的主要因素。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办公室10月31日印发了《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明确要聚焦脱贫攻坚、铁路、公路水运、机场、水利、能源、农业农村、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重点领域短板,加快推进已纳入规划的重大项目。《指导意见》全文共出现了23次“加快”,透出通过加速基建投资提振经济的迫切性。
        受此影响,各地许多基建项目在2018年年底加速开工。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12月3日,四川成都第四季度共140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达1123亿元,其中民营企业投资项目56个,投资696亿元,占总投资61.9%;四川德阳集中开工了100个重大项目,总投资376亿元。
        此外,11月28日,安徽马鞍山慈湖高新区举行四季度重点项目集中开工仪式,总投资23.1亿元的8个项目正式开工建设;11月13日,湖南常德四季度共34个重点建设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达109.69亿元;11月1日,安徽蚌埠市2018年第三批总投资657.8亿元的86个亿元以上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年度计划投资108.4亿元。
        地方基建项目狂踩油门,“大干快上”,对于提振经济效果如何呢?
        “我们认为,稳基建对于短期内改变投资持续下行的局面确实起到了关键作用,且能一定程度上起到政策托底的效果,但是要真正提振经济,其空间可能十分有限。”沈建光直言。
        为什么这样说?首先,考虑某些短板可能已不再短,继续加大投入这些领域的基建投资将拉低边际效益。例如高铁、移动互联网、水利设施等,近年来的持续大规模投入使相关领域基础设施在全球范围内已处于领先地位。
        其次,某些领域存在无效投资,造成了资源浪费。以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为例,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发布的《2017年城市轨道交通行业统计报告》,截止2017年末中国内地共56个城市开工建设轨道交通,共计在建城轨交通线路253条,在建线路长达6218.3公里。但是考虑到城市规模、人口数量、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部分地区的城轨交通线路或许并不必要。这一情况也是政府所担忧的,所以2018年7月国务院已将修建轨道交通的标准大幅提高,明确要求各地量力而行,但各地热情依然高涨,例如2018年浙江湖州、四川眉山、河南荥阳等地皆有轨道交通线路公示。
        此外,基金资金缺口也较大,加速债务风险。事实上,地方政府债务受到严控仕2018年基建下滑丹重要原因,在资管新规发布及财政部23号文之后,表外融资大幅下降,地方政府债务逐步清理压缩,基建融资的“后门”被堵住。粗略统计,公告财政支出中能用于基建相关投入的不到30%,不足以满足基建项目的资金需求,剩余资金需要通过其他方式进行筹措,预计2019年基建投资的资金缺口坑很大。
        减税势在必行
        在此背景下,减税被予以更重要的作用,这一点,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便可看出。
        去年年底的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实际上,近年来我国政府持续推出减税降费措施。
        财政部部长刘昆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除年初确定的全年减税降费1.1万亿元的政策措施外,我国又出台了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支持科技创新等的一系列措施,预计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3万亿元。
        而目前我国推出的减税降费措施覆盖面广泛,如增值税税率下降1个百分点、将部分行业纳入留抵退税试点范围、个人所得税改革等。在个税方面,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10月份仅仅是把费用减除标准提升到5000元之后,个税就减税316亿元,有6000万人不用再缴纳个税。
        沈建光分析,展望2019年,减税的重点有望体现在推动个税改革、就个税抵扣事项出台更多细则进而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及提振消费等方面,同时还将加大力度落实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减税,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有望加速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