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观点摘编

政策效果超预期 减税降费推升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 范思立

  中部省份一家再制造企业向记者反映,“企业已经充分了解并享受到了减税降费政策,如增值税改革、五险一金缴费率下调、个税改革等。”

  该企业财务负责人表示,20195月开始实施的养老保险费率下调,减少企业负担30万元,企业社保缴费降幅为5.3%;少缴个税36万元,降幅达16%以上。 

  该企业表示,节省下来的税费用于抵消一部分成本上升压力,增加员工薪金、设备自动化改造、老旧厂房设施修缮以及老朽设备更新等,大大减轻了企业经营负担。 

  这仅仅是2019年全年国内减税降费效果的一个缩影。 

  减税降费效果好于预期 

  中国2019年实施了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预计全年减税降费政策能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负担2万亿元以上。 

  国家税务总局表示,个人所得税减税惠及全部工薪阶层,无需缴纳工薪所得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已超过1亿人,还需缴纳个税的纳税人也得到了不同幅度的减免,普惠性特征明显。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个人所得税两步改革叠加新增减税4426亿元,人均减税1764元。 

  人社部最近表示,2019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三个险种全年减费4252亿元,超额完成了2019年初预计3100亿元的目标。前面五次降费共减费5500亿元,加上2019年的减费总额,2015年以来社保减费近万亿元。 

  人社部测算,2015年职工五项社会保险总费率是41%,之后经过六次下调,2019年是下调幅度最大的一次,目前五项社会保险费率总水平降至33.95%,其中单位费率降至23.45%,六次降费共降低了7.05个百分点。 

  据了解,给予小微企业普惠性、大力度的税收优惠,是2019年减税降费的“重头戏”,减税政策涉及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地方“六税两费”,覆盖了小微企业大部分主要税种。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1827亿元。其中,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税标准提高新增减税586亿元,惠及402万户纳税人;放宽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标准新增减税734亿元,惠及469万户纳税人;地方“六税两费”减征政策新增减税507亿元,累计有3238万户纳税人受益。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各方面反映的情况看,减税降费实施效果良好,广大企业和社会公众的获得感和满意度高,普遍反映2019年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力度超出预期,是最直接、最有效、最公平的惠企措施。 

  减税降费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白景明分析认为,通过测算2019年的减税降费政策的措施实现全年减税降费约2.3万亿元,这意味着更多的资金留给了企业和个人,提高了投资和消费后劲。 

  2019年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主要有四个方面内容:一是继续深化增值税改革,以改革促减税。从201941日起,增值税改革采取降低税率、扩大进项税抵扣范围、允许部分行业纳税人加计抵扣,并试行期末留抵税额退税制度,推进增值税实质性减税。二是加大对小微企业税收支持力度,实施普惠性减税。普惠性体现在小型微利企业的认定条件更宽、能享受到的优惠税种更多、操作起来也更简便。三是全面实施新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落实6项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四是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2019年的减税降费对市场信心、市场主体活力以及纳税人负担的正面影响已显现,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程杰向本报记者分析表示,2019年减税降费政策对稳就业的利好影响主要体现在: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助于就业。增值税减税可有效节约企业资金流,使得企业可以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扩大规模、雇用人员,吸纳就业。如增值税深化改革带来的减税中,有6.5%用于新增雇佣人员;小微企业减税降费政策有利于小微企业共度时艰,而小微企业又是就业的主要载体,对就业发挥着积极推动作用。社保降费降低企业用工负担,鼓励企业多雇工或少裁员。 

  减税降费保障宏观经济平稳运行,促进运行质量提升。减缴的税费用于增加研发和扩大规模,可以直接拉动市场投资,用于雇佣人员、提高工资以及降低价格则可以促进就业,间接拉动消费,因此,减税降费对扩大内需发挥重要作用,从而保障2019年宏观经济平稳运行。 

  减税降费有力地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本轮减税降费的“主菜”为增值税,且以降低工业制造业税率为主,再叠加高新技术和小微企业减税降费政策,制造业,尤其是高新技术制造业是其中的最大受益者,从而有利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促进我国工业转型升级。 

  减税降费巩固消费的基础性地位,优化内需结构。扩大内需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重点,以消费扩内需则显得尤其重要。减税降费政策直接带来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和消费的增长。 

  据某直辖市的官方调查显示,该直辖市企业对2019年增值税改革实施情况满意的企业占比达 

  到98.5%。从行业看,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企业满意度分别为97.8%97.5%100%。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小微型企业满意度分别为97.1%100%100% 

  白景明提醒,减税降费实实在在,企业总体受益,但改革必然带来利益调整,各企业在其中的获益必然会有差异,尤其是降低增值税税率是2019年减税的“主菜”,其对价格有直接、明显影响,在供需关系、市场竞争以及价格自动调整机制引导下,最终减税“花”落谁家、哪些企业受益、受益多少,获得感如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2020:企业减负会越来越明显 

  白景明谈及今后的减税降费时表示,今年我国将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减税降费是制度性、持续性的,多年实施下来,叠加累积效应很大,企业减负会越来越明显,将会继续改善中国的营商环境,稳定市场预期。 

  面对严峻复杂的内外部发展环境,我国仍需保持减税降费的政策导向不变。在减税降费政策的设计理念上,不应再零敲碎打式出台一些短期政策,而应基于有利于经济长远健康发展的税收理念,着力进行税收基本制度的调整完善和减税降费政策的具体设计。 

  普惠性的减税降费政策在实施中易于落地,但部分带有条件限制的减税降费政策,也可能存在着减税政策门槛高、部分地区或部分企业享受不到的情况。白景明建议,有必要基于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情况,从优化政策落实、便利纳税人执行和保持政策的稳定性与持续性的角度,对已有政策加以进一步的修改完善,合理考虑出台更为优化、更加简洁明了的政策措施,不断增强企业获得感。 

  经过数年来持续的清费降费,目前地方层面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已经很少,下一步地方层面清费降费的空间已经不大。未来要进一步降费减负,确保降费减负效果落地生根,需要从中央层面降费和地方层面强化管理着手。白景明强调,减税降费、增加财政支出和控制财政赤字是“财政的不可能三角”,如果不削减支出、不统筹资源,很难实施较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减税降费政策对地方政府带来的财政减收压力较大,因而中央和地方财政都需要采取实际措施,应对财政减收问题。”

友情提示:一周新文|税收公益服务|学术资料中心|学会记事|旧版回顾

版权所有:中国税务学会 国新网 1012012003 京ICP证040820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税和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枣林前街68号 邮编:10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