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研究

高培勇:本轮减税降费与此前“绝对不一样”

2019年11月13日 来源: 财经网

  主题为“预测与战略”的财经年会2020今天在北京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出席并演讲。

  高培勇指出,制约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第一位因素并非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而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惯性思维”。

  高培勇表示,惯性思维的根源在于习惯了当前从需求侧考虑问题的“语境”。高培勇举例称,不管是党政官员,还是企业家,过去在谈论到经济发展的时候,几乎立刻想到的一个词就是“招商引资”,“这样一种惯性的思维,包括你、我、他都是难以摆脱的”。

  高培勇强调,如果不摒弃这样的惯性思维,那么一旦“高质量发展”遇到风浪,人们便会不由自主的立刻回到原有的“高速度增长”轨道,“这是我们需要特别警惕的一个问题,因而需要转变这种惯性思维”。

  他举例称,财政政策在经济下行时有三种操作,第一种是减税降费,第二种是扩大支出,第三钟是增列赤字。

  首先,在对象方面,高培勇表示,近年来的政策和以往我国所经历的减税降费政策“绝对不一样”。以往是给个人减税,以增加个人的可支配收入,从而增加个人的消费需求。给企业减税,增加企业的税后利润,从而增加企业的投资需求,这对扩大需求是极为有力的。但今年的减税降费明确减的是涉企的税费,给实体经济减税降费。两者比较,“前者过去是奔着扩需求去的,而在今天是奔着降成本而来的,或者你至多说起码在降成本基础上再加上扩需求,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第二减什么税?高培勇称,以往各界都聚焦“所得税”。因为所得税距需求的距离最短。减个人所得税可以增加个人的消费需求,减企业所得税,可以增加企业的投资需求。但今年减税降费的落点在增值税。

  他解释称,第一是要落在企业身上,第二是要落在成本身上。“我们的价格要素就是三条,第一原材料和劳务投入成本,第二企业的合理利润,第三企业的税金,但是请大家注意流转性税金,不是其他的税金。所以减增值税实际上是直接减价格当中的构成要素之一,流转性税金,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第三,用什么方式去减?高培勇用,过去的减税降费是用政策性调整的办法,这是一种周期性调节方法,但是今年减的增值税不是政策调整的办法,而是通过改革,直接降低三个百分点。

  “大家相信我,2020年这三个点的减税照样有效,2021年、2022年照样有效,除非哪一天说重新修正税法,这些都是政策叠加改革”,高培勇说。

友情提示:一周新文|税收公益服务|学术资料中心|学会记事|旧版回顾

版权所有:中国税务学会 国新网 1012012003 京ICP证040820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税和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枣林前街68号 邮编:100053